Anastasia` De Neva

Zoe Saldana😁
Amy Adams😚
Karine Vanasse😘
Maxine Peake😌
Alicia Vikander😊

ST铁三角,狼队琴三角.

Spock x Uhura (对没错这对我吃的不过可拆)
Anna x Jacob (Like Crazy)
WW x Steve Trevor
Clintasha!

观剧补遗-1

蒲公英:

影像LIVE的观后感受,过多语无轮次和表达混乱,且由于影像观感是管窥之见,必然十分片面,其中还有一些是与朋友讨论中原话的直接引用,所以不像那篇长剧评一般条理清晰,仅仅是自己留档之用。




自去年在国图看了若版(2011)《骷髅城之七人》的影像,其实是很想写点什么的。然而激情澎湃时将感想和着情绪一股脑向同好发泄出去之后,反而就不想动笔了。但是现在看到月版在日本上映,够不着看不见心痒难耐,于是只好倒翻存货,把两个月前那些零七八碎抖露出来,凑个整让自己开心一下。


对这一版骷髅城的印象,大部分想法都已经裹在长剧评里。而且由于青版(04市川染五郎主演)一向是心头好,故对11年这一部由年轻演员搭班的骷髅城的感受多少都觉得比青版差一些。所以去国图看影像主要是抱着为正版花钱,鼓励继续引进的心态。


看过很多回,自认为很难再为此雀跃,然而一进剧场,就身不由己了。


我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观剧因素——剧场效应。即使是一部看过多次的影像,但在家里独自看小屏幕与和众人同场观看大屏幕所感受到的气氛完全不同。我也由此发现了剧中相当多的此前被我忽略(看到了但并未重视)的细节,那些其实都是为剧场这个特定的环境而准备的。这算是此次观看影像的最大收获之一。此类剧场效果集中在比较有喜剧色彩的角色上,比如兵库和三五。11版的搞笑程度比青版要轻很多,在整体写实风格下,所有夸张元素都被收敛了。三五和兵库是剧中最有喜剧气息的人物,他们活跃气氛,并调适节奏,缓冲和淡化紧张沉重的剧情。一个人看时,虽明白这些小动作的用意,但是并没有感同身受地有所反应。当与众人沉浸在剧场气氛和故事情节营造的“困境”中时,三五的笑话和兵库的耍宝就像一杯冰水轻轻顺下焦躁的喉咙,让拧紧的眉头不由松释开来。这还是在我已经看过多次、充分了解剧情的前提下,这些效果依然显著。场内初次欣赏本剧的观众都不由为这两人的小包袱开怀与赞叹,并在他们对阵骷髅兵各自取得胜利时奉上热情的掌声。当时与整体情绪共鸣的我,感觉非常好。


 


另一个发现就是台词翻译上微妙的不同使整部剧的主题表现程度有很明显的差别,反映在舍之介、家康、兰兵卫、天魔王这几个角色身上效果尤其显著。


有变化的内容主要都集中在两部分。一是与织田信长及本剧历史背景相关的部分。


对比两个版本的译文并没有根本语义上的不同,差别都很细微,现场影像版不过是简化了一些描述或修辞,却使得这些台词更准确地指向核心或昭示内涵。比如舍之介最后感慨地对沙雾说的一番话,曾经的版本是“感谢你,把我头顶的天驱散了。”现场版里这一句改为“感谢你,为我把头顶的天移开了。”看似区别不大,表达的意思也是一样的,但是给人感觉“驱散”的用力度比“移开”要小,而且能被“驱散”的东西往往不具实体,而“移开”的物体往往是有质感和重量在。舍之介所谓的“天”无疑是织田信长留下的无形压力,每一个与信长生前有关系的人无不受此影响,天魔王、兰兵卫、家康、甚至没有出场的秀吉,都在其中。当然,看似潇洒的舍之介也是一样。我个人觉得用“移开”更能表达舍之介对于卸下重担的解脱感,他终于可以连“舍之介”这个仍然带有武士风格的名字都放弃,真正走向自己的道路。与此类同的,还有家康对秀吉的评价,他说:“关白大人(当时还不当称呼“太阁”,忘了是哪个版本在此译错)也是被天蒙蔽视线,看不到更远了啊。”将秀吉的心态与天魔相提并论并暗予嘲讽。


还有一个例子,是天魔蛊惑一段。天魔王以夸炫的姿态怂恿兰兵卫倒戈时,宣布那个异想天开的奇袭大阪计划,刻意强调“若大阪城陷,毛利和上杉岂会坐视无动于衷?到那时(此处一顿),家康又当如何呢?”但曾经的版本译文是“毛利也好,上杉也罢,尤其是家康那家伙,岂会再乖乖俯首称臣?”两句话如果照直理解大意相仿,但是第一句译文似乎还有另一种暗示,就是更强调了此事对家康造成的后果,也是令兰兵卫内心更为触动的说法。兰兵卫厌恶秀吉,却憎恨家康。在提到信长的遗志之前,天魔王所说的一切都是为那最终的抽梯一堕做铺垫。使得兰兵卫心旌摇撼的最大诱惑,便是将一向老谋深算隐忍待机的家康推到被动失措的境地。这是兰兵卫颇为乐见的结果,他一向偏执地认为家康和秀吉而今所得乃是盗取了信长的成果,尤其是家康,更为他所恨。因此,当天魔王向他描述要将天下再度搅乱,倒退回战国纷争之世时,兰兵卫是相当动心的。此时他心中的天平便已经从无界那方抬起来了,这才会有其后对天魔王横刀架颈却不下杀手的一幕。更有之后屠村离去前,他剑指家康咬牙切齿说的那句话——“这世界马上堕入魔道,若你想取天下,那就靠自己的力量从头开始。”——将这份忍咽不下的憎恨尽诉无疑。


另外,台词的变动对家康这个角色的存在感也是影响显著。以前没有特别去体会家康在剧中的重要作用,只把他当作一个定局官子看待,我实在是低估了编剧的厉害。如果只设官子,这个角色可以不必叫作德川家康。家康自身带有的人际关系牵涉,成为了推动剧情的力量,所有不能陈列在表面上的暗线逻辑透过家康而一目了然。恰恰在骷髅城打算对无界动手时,家康出现在这里。他的出现对故事最直接的作用就是逼促了兰兵卫的叛变。不少人都以为兰兵卫投靠骷髅城是因私心被天魔所用,受其舌巧如簧的蛊惑加上被喂了迷魂药,但细想他为什么非要不顾舍之介的叮嘱告诫只身犯险呢?如果他不去,那此后的一切便不会发生。正是因为德川家康而非他人现身无界,兰兵卫才不得不急切地去骷髅城寻死。家康当然无意逼无界屋主人去骷髅城送死,但他的出现必然起到了这个作用。


11版在背景还原历史情境方面做得比04要深和细,尤其表现在人物关系上。不了解家康和兰丸之间积留的尴尬关系就不会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暗流汹涌,11版兰兵卫对家康的深恶痛绝最符合现实人性。信长在日,由兰丸处理常务,他地位不高,但权力很大。对于兰丸有多少权力,可以从现实来推想一下大领导身边的秘书角色,基本就是高官巴结贿赂的对象。无论社会发展到几时,在人际关系受利益驱使这件事上,古今皆同。各家大名真的会看他脸色,设法讨好。至于兰丸,从个人和家族利益考虑,也会充分利用这份权力。所以也不必把兰丸想得多清高,剧里沙雾说“武士都是一丘之貉”是非常中肯的评价。正因为兰丸的特殊身份,无论他怎么随和圆滑,在其他大名眼中依然是一个需要小心应付却又很厌恶的存在。据说信长在世时,像家康、光秀、秀吉这些擅长社交的大名与兰丸关系尚可,但这些聪明人纵容一个主公身边的小姓,其居心也是不言而喻的。一旦构成兰丸与家康最基础关系的人物织田信长亡故,兰丸顿时失去靠山,他与家康的关系失衡后必然处于下风。光秀反叛,信长身死,秀吉和家康获利最大。当光秀之乱平定之后,家康的动作就格外显眼了。若兰丸从本能寺逃生,必然要回想前后种种揣测因由,家康的行为不可能不引起他的注意,且必不是往好处想。后来家康与秀吉争战时,兰丸次兄为秀吉出征战死,以上两条在兰兵卫的评里说过了,这两道梁子不结下来都对不起森家一门忠烈的惨淡人生。事已至此,无界屋兰兵卫要是不恨家康那得是有多大个心?


家康与兰兵卫意外重逢,正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兰兵卫对家康强横无理,家康对兰兵卫却平静从容,可见从容的才是握有主动权的一方。理一理剧情中三方冲突的关系就明白了。在秀吉和天魔王的夹击下,无界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但天魔王同样是秀吉蹄下的蚂蚁,他除了一座不牢靠的城堡和两万乌合之众外也是别无支援(英国海军那不靠谱的画饼就当没有)。如果没有秀吉大军压境,无界可以对付骷髅城,只要沙雾肯带个路几人组团行刺不成问题。哪怕天魔王来策反兰兵卫,没有其他压力的兰兵卫也不会急着去跟他拼命,他有时间斟酎其中的阴谋,也能冷静地思考舍之介的挽留。但是秀吉大军是不可阻挡的,无论从任何角度,秀吉一方都没有回旋余地。信长死后秀吉充分暴露了野心,他是一个和信长性格大相径庭的主君,信长喜怒无常,秀吉平静宽和,能为大事行小妥协,只是甚为多疑,容易怀恨。他攻打骷髅城根本不想知道那里是谁,只要能驱散信长的阴影,任何与其相关的人和事都得毁灭。无界或许并不在秀吉的视线中,然而作为骷髅城的目标它就会变得显眼起来,若骷髅城不灭,秀吉迟早会发现无界这个与乱世违和的安乐之乡,从而将兰丸彻底暴露在秀吉面前。对秀吉来说,兰丸的存在和天魔王并无本质不同,都是信长遗臣的不安定因素,是必需要绞除的对象。更何况无界里除了兰兵卫还有杂贺党女眷,一旦秀吉知晓了这些,必然会铲平无界,并且逼兰丸切腹。


然而,即便秀吉的威胁如此之大,倘若只是被秀吉和天魔王盯上,无界尚有一线生机。或骷髅城先倒,或神鬼不知地逃跑。舍之介和兰兵卫想出的刺杀天魔计策无非是为了保全无界,万一真撑不住,大不了全体卷铺盖跑嘛,天魔王自顾不暇,大战临头还能分兵去追无界的人吗?以无界那些人的身手埋伏起来打游击,除非天魔亲自出马,否则派谁出去都有可能被弄死,那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家康的出现,堵死了兰兵卫最后的退路。家康来关东是为了打探天魔王的底细,与兰兵卫完全是巧遇。对兰兵卫来说,家康极其值得警惕,而对家康而言,兰丸是份天降大礼。舍之介安慰旧友说:“只要你是无界屋兰兵卫,他就是狸穴二郎卫门。”但这是在兰兵卫必须看着家康脸色老老实实的前提下。表面看似无界屋主人压着狸穴浪人一头,其实反是家康攥着兰兵卫的把柄。他和秀吉在名义上是同一阵线,也深知兰丸能活着必是受信长恩泽,但他却见不得光,而且丧主偷生对武士而言是奇耻大辱。秀吉本来不会知道一个小小的花街里躲着信长的近臣,可是家康发现了兰丸,又发现了太夫等游女皆是秀吉对头,这不啻于得到了一个可以操控无界的手柄。家康在无界里对兰兵卫说过一句话,这句话在现场影像的译文和原版本有区别,更直白也更贴切,更能准确地反映家康的真正居心。当时天魔王和骷髅党已离去,兰兵卫被搅得心乱如麻,狸穴武士谦然有礼地对他说:“看来有些麻烦了,无界屋的兰兵卫阁下。”家康语气极为客气恭敬,他叫着兰丸的化名却冠以旧日尊称,字语间吐露无不是嘲讽。这句话直说出来就是“你小子有麻烦了!”简直赤裸裸的威胁。而后家康还冲相好的女子招招手扬长而去,那架势分明在说:“不要轻举妄动,如今你们都在我手心里。”兰兵卫能不能咽得下这口气?我看基本不能。家康实为一大隐患,兰兵卫行止稍有不驯,他就可能给秀吉报信。兰兵卫等不及舍之介了,他需要赶快去把天魔王解决掉,他认为自己如果命丧在骷髅城,至少死得堂堂正正像个武士,而不是在无界忍受着家康明里暗里的讥笑,自取其辱,羞恨不堪。


再之后,兰兵卫屠杀无界,离去前以刀尖指着家康说了那句积恨已久的话。家康当时的表情很是窝火却又无言以对。兰丸这句以牙还牙的狠话表达了他一直以来对家康的强烈不满,他认为家康和秀吉与光秀一样,是信长的背叛者,他们比光秀更可恨,因为他们没有付出代价就获得了利益。兰丸当然看透了家康对天下的觊觎,他不关心天下为谁所有,只是不甘心主公的霸业最后落在耍弄阴谋的猴子和狐狸手里。


第二种台词更异情况是涉及影射兰兵卫的凋零之花意象的部分。译文的不同对剧情的阐释主题有部分影响。我观察到的点集中在兰兵卫这个角色上,虽然这些台词并非都出于这个人物之口,但都与该人物形象有关。在写上一篇评时,我认为青版与若版在兰兵卫塑造上一大不同在于兰花意象的表现,青版始终有一枝兰花道具作为人物线索直至剧终,但若版则未见。但我错了,其实11版里依然有花朵意象(未特指是兰花),但全部融入了台词里。第一次是兰兵卫首次出场,原先所见的翻译是:“你们找死吗,就算天容你们,我无界屋兰兵卫也不能容得。”鉴于人物杀气腾腾的架式,一上来就干掉了数个骷髅党,这句台词配上那土匪似的口气倒是没什么问题。结果看了影像译文简直要撞墙,数番向懂日语的朋友求证得知影像版当是准确译法。大意为:“无界满地落花凋零,就算天意仁慈,我亦不容。”我对着屏幕上那张表情凶狠的脸片刻间想不通他为什么能用如此不良的方式讲这么文艺的话。但细想换一种语气说就不违和了吗?想必不是,这句话被兰兵卫脱口而出终是一番发泄,隐含着人物压抑许久的不甘不欲,对自身、对世情、对旁人包括对无界这个给他掩护的牢笼,都心怀不满。对他人来说是家园的无界,只是兰兵卫无可奈何中一根顺手抓来的稻草,当他漫然应和舍之介说:“是吗,原来如此,连我这老板都没发现这里是个好地方。”时,语气中却充斥着失意与自嘲。这样一种状态足以暗示人物的未来和结局是不可挽回的必然,所以“遍地落花调零”是兰兵卫眼中的无界,是他对自己偷生的否定。这一干郁结趁无界被袭转作杀气,统统砸在骷髅兵头上。与其说是为了保护,不如说他那么凶狠地出手只是想杀个痛快而已。


还有黄泉之笛一场,兰兵卫独白中,说到了“忘八”。一般大家都会把这个词理解为汉语的“抛却礼义廉耻”,但影像版里直接用的引申含义——花街主人,所以在此这句话改译为:“烟花之地的偷生,并不美丽。”这独白恰与前面的“落花凋零”遥相呼应,将兰兵卫的闯城的意图剥析得更加明白——对无界毫不留恋,此来只为成全一己之志。


最后一次看到同类意象的台词出自天魔王,有人来天守阁禀报说兰兵卫已至,天魔合扇击掌道:“花朵知道选择凋零之地。”而原译这一句稍作引申,却是引向了“良禽择木”方向。如此一来,这两种译法使得天魔王诱骗兰兵卫的目的出现了分歧,后者多半意图拉拢,前者则完全就是想玩弄蹂躏。若看整剧结局,似乎还是前者即影像现场的译文更为合理。一方面花朵比喻更契合兰兵卫的人设,另一方面也说明天魔王对兰兵卫的弱点和心态了如指掌,仿佛能想象他正虚捏着花颈,只要稍加用力,便可将之掐断,花头瞬间跌落的情景。


 


最后要提一下影像版最大的优势。尽管公认影像效果不及现场,直面舞台的生动激情和气氛推动的感染力,在影像中总是隔了一层滤镜,加上拍摄角度和剪辑会掩盖舞台整体面目,所以会让人的体验有所欠缺。但是影像有一个优势就是对细节的放大,虽然舞台艺术的细节相对于影视是要夸张和显然多了(个人认为,不能被观众看到或看清的所谓细节刻画根本不能称为演技,而是舞台表演者的失败),但是现场中观众视角不同,每个人看到的特征也不同,或许就无意中与演员苦心设计的关键表达失之交臂。影像则会强调场景中的点睛之笔,尽管带有主观引导意图,却有助于观剧者更加深入了解剧情和角色。


举一个例子足矣。兰丸修罗道一场,当兰兵卫凄厉喊过:“来吧,太夫!”之后,哀恨交加的太夫顿时丧失理智疯狂地攻击。兰兵卫既未格挡更未还手,而太夫心绪手法皆绫乱,数刀落空。此时兰兵卫忽然以始终握着念珠的手一把抓住太夫的刀身,将利刃按上颈侧,顺对方之力自刎而尽。大屏幕让我看清了兰兵卫之死的完整过程,这一套动作是精心设计并由两位演员天衣无缝配合完成的,清澈剖露的人物关系将悲剧推上顶峰。若版的兰兵卫不爱太夫,甚至从来没有对太夫产生过亲近温存的感情,面对太夫的主动时会装傻,却也从未在感情上诓骗过对方(这与小说情节有异)。他选择死于太夫之手,来表达对他们这一场相识恩仇的由衷歉意与断然了结。然而对太夫来说,这比明言拒绝更加无情,她被划在圈外,自以为相濡以沫,却不想从始至终都是路人。但太夫亦能从此解脱,终于完全放弃不再留恋,将感情付予懂得珍惜并平等交心的人。



 凑合截了一张,基本可以看清那个场面


其实还是有一些想要描述的内容,却感觉太细碎没有办法整理,到此为止。还是很想再看一遍影像。还有就是,花鸟风月什么时候出碟?求出吧,极版之前能出吗?顺便奶一口引进版!


 


 



评论

热度(2)

  1. Anastasia` De Neva蒲公英 转载了此文字